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细节决定成败,态度成就未来

一个关心教育,为教育服务的人

 
 
 

日志

 
 

(转载)淘气包马小跳(三)四个调皮蛋  

2007-07-27 15:0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小跳)

        那发生在西郊体育场的一幕——夏林果蹲在地上为河马张达系鞋带的情景,使马小跳大受刺激。夏林果是班上最漂亮的女生,不知是骄傲,还是练芭蕾练的,走路总是抬着下巴,不爱理人,当然也不爱理马小跳。但是,她对张达却那么好,竟肯蹲下身来为他系鞋带。马小跳从来不觉得张达比他好,嘴巴那么大,像河马嘴巴,话都说不清楚,不就是能在脑门上敲鸡蛋吗!

        

               (张达)

  对,就是因为张达可以在脑门上敲鸡蛋,那天在西郊体育场才吸引了那么多的女生团团围着他。当然,夏林果也是其中的一个。她的煮鸡蛋也让张达在脑门上敲了,还让张达帮她吃了她咽不下去的煮鸡蛋。

  夏林果越不理马小跳,马小跳就越想夏林果理他。他想,如果他也可以在脑门上敲鸡蛋,他也可以帮夏林果吃鸡蛋,夏林果是不是可以像对待张达那样对待他呢?

  马小跳开始练习在脑门上敲鸡蛋。其实,在脑门上敲鸡蛋并不难,刚开始觉得难,是因为怕痛。只要闭上眼睛,不去想痛不痛,啵的一下,鸡蛋敲在脑门上,痛是有点痛,但是鸡蛋破了,脑袋却还没有破。

  马小跳可以在脑门上敲鸡蛋了,他又练习天天吃煮鸡蛋。本来,马小跳是很不喜欢吃煮鸡蛋的,他觉得煮鸡蛋里有一股鸡屎味。但是夏林果不喜欢吃煮鸡蛋,他就必须喜欢吃才行,这样才有机会帮她吃。

  马小跳练好了在脑门上敲鸡蛋的本领后,常常会带一个煮鸡蛋到学校里去。

  夏林果是路曼曼的好朋友,经常到路曼曼的坐位来找路曼曼玩。马小跳是路曼曼的同桌,他看见夏林果来了,他就会赖在坐位上不走。这时候,路曼曼和夏林果都很希望他走。

  “马小跳,你怎么不到操场去玩呀?”

  “不想去。”

  马小跳从书包里摸出煮鸡蛋,啵的一下,向脑门敲去。他以为路曼曼和夏林果会尖叫,那天在西郊体育场,她们看见河马张达在脑门上敲鸡蛋都尖叫了,为什么他在脑门上敲鸡蛋,她们都不尖叫呢?

  路曼曼拿出一个小本子来,这是一个专门记录马小跳不良表现的小本子。路曼曼记了马小跳带东西到学校里来吃。马小跳才不在乎她记什么,他已经习惯了,大不了放学后又被秦老师叫去批评一顿。

  夏林果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马小跳。

  马小跳不能像河马张达那样一口吞下一个鸡蛋,因为他的嘴巴没那么大,他最少也要咬四口,才能吃完一个鸡蛋。

  马小跳鼓眼睛,伸脖子,十分困难地咽下了最后一口鸡蛋。他对夏林果说:“我可以帮你吃鸡蛋。”

  “我凭什么要给你吃鸡蛋?”

  夏林果朝马小跳翻翻白眼,马小跳更傻了。

  “我的意思是,你不喜欢吃鸡蛋,我可以帮你吃。”

  “不喜欢吃也不给你吃!”

  夏林果转身就走。她的头发在后脑勺上梳了一个长长的“马尾巴”,一转身,“马尾巴”抽在马小跳的脸上,火辣辣地痛。

  夏林果始终不爱搭理马小跳。

  每天下午放学,都是马小跳、张达、毛超、唐飞四个一块儿回家。其实,他们并不完全同路,但他们绕道也要绕成一路走。在路上,每天都会有一个话题,而这个话题往往是由毛超发起的。

                 (毛超)

  “你们知不知道?”毛超一手搭着张达的一个肩膀,一手搭着马小跳的一个肩膀,“我表哥他们班上在选‘班花’。”

  毛超的表哥在他们学校读六年级。

  “什么叫‘班花’?”

  马小跳和张达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

  “连班花都不懂。”其实毛超巴不得他们都不懂,因为他好为人师,“班花就是全班长得最漂亮的女生,校花就是……”

  “就是全校长得最漂亮的女生。”

  唐飞抢在毛超的前头说了。刚才他是口里含着巧克力,所以没有吭声。现在他嘴里没有东西了,他便抢着说话。

  

                (唐飞)

      “我们也来选班花吧!”

  张达说选夏林果,马小跳不同意。

  “我不选她。”

  “那你选谁?”

  其实,在马小跳心里,他也承认夏林果是班上长得最好看的女生,但他就是不选她。

  毛超说:“我知道马小跳要选谁?”

  “他要选谁?”

  “他要选安琪儿。”

  毛超说完便跑,他知道马小跳要跟他拼命,因为安琪儿是班上最丑最笨的女生,但她是马小跳的邻居,马小跳实在找不到人玩时,有时也会找她玩。

  马小跳果然要跟毛超拼命,张达却拦住他,要他说清楚:“你为什么……不选夏林果当……班花?”

  “不选她就是不选她。”马小跳想起了夏林果蹲在地上,为张达系鞋带的情景,想起了夏林果请张达帮她吃鸡蛋的情景,当然也想起了夏林果像看傻瓜一样看他在脑门上敲鸡蛋的情景,想起了夏林果脑后的“马尾巴”抽在他脸上的情景……“她丑,她难看,她是个恐龙!”

  恐龙是最丑的丑八怪。

  马小跳一吐为快,终于把这几天积在肚子里的气痛痛快快地发出来了。

  张达抓住马小跳的衣领,高高地举起了拳头:“你再说夏……夏林果是恐……龙,我就打你了。”

  如果没有人看,马小跳也许就不说了,这时偏偏跑走的毛超又回来了,刚才嘴里一直吃东西的唐飞,这时候也不吃了,他们都看着马小跳,看他敢说不敢说。

  马小跳没有台阶可下,没有退路可走,他只有豁出去了。

  “夏林果是恐龙!”

  张达一拳砸下来,马小跳头一偏,结果张达的拳头砸在马小跳的肩头上。马小跳没有叫痛,张达反而叫起痛来——原来是马小跳肩头上的骨头太硬,把张达的拳头硌痛了。

 

那天下午放学,马小跳、张达、毛超、唐飞四个人,钩肩搭背地向学校外面走,看见学校门口停着一辆很长很长的轿车。马小跳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车,毛超说他在电视上见过这种车,是总统坐的。

  唐飞说这是他们家的房车,他爸爸坐的。

  他们都不懂什么叫房车。

  “连房车都不懂?就是像房子一样的车子。”唐飞说,“在里面可以开会,可以睡觉,可以喝酒,可以……不跟你们说了,我爸爸叫我了。”

  那从房车里面走出来的人肯定就是唐飞的爸爸了,矮胖矮胖,也像唐飞那样挺着肚子走路。如果唐飞像小企鹅,他爸爸就像大企鹅,他穿着黑色的燕尾服,打着黑色的领结,里面是白得耀眼的衬衫,他比唐飞更像一只企鹅。

  唐飞和他爸爸钻进房车里,车子一点声音都没有就开走了。撇下马小跳、张达、毛超在那里,张达的嘴巴半天都没合上。

  马小跳说:“唐飞他们家真有钱啊!”

  张达说:“那么有钱,唐飞还那么……”

  张达结巴,马小跳和毛超都知道他想说唐飞抠门。

  毛超说:“越有钱越抠门。”

  真是这样。四个人中,唐飞绝对是最抠门的一个。他的衣兜里、裤兜里永远装着不同的零食,他总是把好吃的留着自己吃,把不太好吃的东西分给他们三个吃。有时,他们四个也会去肯德基、麦当劳吃一顿,说好是“AA制”,但唐飞经常会赖账,或者少出钱。而每次,他吃得最多。

  第二天下午放学,四个人又钩肩搭背地走在一起。唐飞问他们:“知道我昨天去哪里了吗?”

  谁知道他去哪里了。

  “告诉你们吧,我去出席了一个酒会。”

  他们都知道宴会、舞会,可不知道酒会。

  “酒会就是只喝酒,不吃饭。”

  “你也喝酒啦?”

  “我还没有满18岁,所以我不能喝酒。”

  “那你去干什么?”

  “我怎么能不去呢?”唐飞提高了嗓门儿,“我爸爸公司里的人都去了,将来我就是他们的老板,我应该跟他们见见面呀!”

  “哇,你将来要做老板呀?”

  他们对这个爱吃零食、爱占小便宜、爱打屁的家伙,立即刮目相看。

  “等我将来做了老板,如果你们还是我的好朋友,我会提拔你们的。”

  唐飞已经是大老板的派头了,拍拍马小跳的肩头,拍拍张达的肩头,拍拍毛超的肩头。

  马小跳把张达和毛超挡在身后,指着唐飞的鼻子问:“你当了老板,我当什么?”

  “你当总经理吧!”

  “我当了总经理,你又当什么呢?”

  马小跳以为总经理是最大的。

  “我当董事长呀。”

  “是董事长管总经理,还是总经理管董事长?”

  “我就这样跟你说吧,”唐飞有些不耐烦,“董事长是老大,总经理是老二。”

  “唐飞,我要当总经理!”

  “唐飞,我也……要当总经理!”

  毛超和张达都扑到唐飞的跟前去。

  “你话都说不清楚,当什么总经理?”马小跳把张达拉开,“人家唐飞已经答应我当总经理了,是不是,唐飞?”

  唐飞又想吃零食了,他向他们挥挥手:“你们自由竞争吧!”

  唐飞退到一边,从裤兜里摸出夹心米果,喀嚓喀嚓吃起来。现在吃东西没人跟他抢,他们几个都去竞争“总经理”去了。

  张达和马小跳理解的“竞争”就是打架,他们很快就打起来。张达最喜欢用脚绊人,马小跳被他绊倒了,他们就在地上滚过来,滚过去。

  唐飞坐山观虎斗。他一边从从容容地吃着夹心米果,一边看马小跳和张达在地上滚来滚去。

  马小跳的力气到底不如张达。他实在滚不动了,气喘吁吁地对张达说:“我把总经理让给你当。”

  张达翻身从地上站起来,又把马小跳从地上拉起来,然后朝唐飞高喊:“唐飞,我赢了!”

  “好吧!”唐飞懒洋洋地说,“你就当总经理吧!”

  “我当什么呢?”

  马小跳急了。

  唐飞还是懒洋洋的,嘴里嚼着夹心米果,含糊不清地说道:“给你个副总经理当。”

  “我当我当!”毛超又蹦出来了,“我要当副总经理!”

  唐飞懒洋洋地挥挥手:“你们自由竞争吧!”

  马小跳又和毛超打起来。

  毛超打架最喜欢抱人。他跳上去抱住马小跳就不放,他俩像两条蛇一样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唐飞坐山观虎斗。他一边从从容容地吃着夹心米果,一边看马小跳和毛超两个像蛇一样,缠过来,缠过去。

  这样缠在一起,是永远分不出输赢的。张达看他们看得想睡觉。唐飞也把一袋夹心米果吃完了,他问张达走不走。

  张达已经当上了总经理,早就想走了。

  唐飞和张达已经走了好一会儿,马小跳和毛超还不知道。他们死死地纠缠在一起,还是毛超先发现唐飞走了。

  “马小跳,唐飞已经走了!”

  “快起来!”

  毛超不起来,他说马小跳让他当副总经理,他就起来。

  “让你当!让你当!”

  马小跳一连打了两场,突然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

  毛超争得了副总经理后,又同情起马小跳来。他说明天跟唐飞说说,让马小跳给他当保镖。

  第二天,毛超真的去和唐飞说,让马小跳当他的保镖。

  “保镖?什么保镖?”

  睡了一觉,唐飞早把昨天的事忘了个精光。

  张达急了:“唐飞,你答应我……将来当……当总经理哦!”

  “将来?将来是什么时候?”

  “长……长大的时候。”

  “那等长大的时候再说。”

  唐飞想像着长大的时候,话都说不清楚的张达当了总经理,像猴子一样坐不住的毛超当了副总经理,一打就输的马小跳当了保镖,唐飞简直笑死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