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细节决定成败,态度成就未来

一个关心教育,为教育服务的人

 
 
 

日志

 
 

重新“定义”小学教育  

2017-01-03 07:56:58|  分类: 教研课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学教育最大的问题是成年人不懂得儿童,不懂得儿童的教育就有可能是“反儿童的”。

当成人“狂妄”地把自己置于上帝的位置时,以为通过自己或者某种手段就可以把儿童塑造成什么样的人,却常常遗憾地对儿童一无所知,这样“蛮横”的态度表明我们一直缺乏对儿童生命的敬畏心。

世界是谁的?

如果说世界终究是儿童的世界,那么今天成人对儿童的主导说明我们不是从儿童的手上借来的这个世界,而是从儿童的手上偷来的这个世界。

  小学教育到了重新“定义”的时刻了。

重新“定义”是指重新认识教育的基本常识,让教育回到儿童本身——让儿童生命本身的秘密自发地显现出来,让他们自己去发现自我、认识自我、形成自我、创造自我。那么,今天,我们的小学教育就有必要在重新审视自己的教育时,认识“儿童是谁”?

                   重新“定义”小学教育

——河南洛阳西下池小学的“心教育学”

本报记者李炳亭

   走进西下池小学,很多人未必就能一眼看得懂她。

她实在是一所名副其实的“小”学,看外观、教学楼、校内环境、办学条件,都可能和那些大城市里的学校无法比。但就是这样一所以毫不起眼的学校,近年来却出人意料地吸引了全国教育同行的眼球。

可有些人来了,又“失望”地去了。然而却有更多的人,仿佛发现了一座教育的富矿,他们这样评价说:西下池在改写着中国当代小学教育。

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前进路小学也是当地的一所名校,校长张春森不止一次地带人来西下池学习。在张校长看来,西下池是当前国内最有“味道”的小学。张校长这样解读他所谓的“味道”,首先这所学校有“看头”,其次有“嚼头”,殊为难得的是有“念头”。而在洛阳市新安县教师进修学校校长夏书芳看来,西下池小学则不仅是有些味道,她在以卓尔不群的精神风骨,昭示着未来小学的方向,持同样观点的还有洛阳理工大学程振锁教授,他认为西下池小学的办学实践,其实就是在重新诠释着什么是小学教育。

西下池到底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

她,究竟奇特在哪儿?

即便是小学教育需要重新“定义”,能轮得到西下池吗?

 

关于西下池的“传奇”

 

如果你饿了,在课堂吃东西,这种行为是否会被老师允许?

如果全校召开一场盛大的读书节开幕式,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突然从人群里冲上台,挨着正讲话的校长坐下,这是否会被允许?

如果有几个孩子,上课时间在校园内东一头、西一头地闲逛,是否会被允许?

如果学校允许学生可以不上课,并且还在楼道里专门为他们配置数台电脑随时可供看动画片或者玩游戏,这样的做法你如何理解?

如果一所学校,校长和教师都没有一点为“人师”的架子,学生们见了她们就撒着娇在怀里“腻歪”,这样的场景是否会让人觉得意外?

如果每一天学校都要抽出时间,让孩子们在草坪上盘腿“静坐”,你是否会觉得这所学校有点怪异?

如果一个孩子写作业很慢或者在与人吵架,那么,你听说过“给情绪命名”这个词吗?

当很多学校都在研究如何评价科学化时,他们却开始推行“去评价”,“去评价”又该如何评价?

……

有人摇头叹息,说西下池这样做,简直是“太出格”了。

他们这种“颠覆”性的做法,是不懂教育还是在有意为之?

甚至有人质疑:这,还是教育吗?

与众不同的西下池,是一个“传奇”。

 

“出格”的校长

作为校长的李艳丽有些“出格”。

她有着自己独特的儿童观——

儿童天然地生活在精神中,每个孩子都是天生的哲学家和艺术家。

每一个孩子都会对色彩、音乐、绘画、书籍有极高的敏感度,这个敏感度全然在于生命感觉。真正的教育,不过是儿童天性的自然发展。只要给儿童感觉,他就能创造自己。

在她看来,教育的任务就是要给孩子准备一个自由的环境来配合儿童生命的发展阶段,尽可能地给孩子提供一个经典的、人文的、丰富多彩的生态环境,提供儿童形成自己所必要的而他自己却无法取得的材料,使这个环境和孩子的生命产生碰触或者联结,让他们的精神与秘密自发的显现出来,这样一切才变得有意义。

李艳丽认为教育的使命是陪伴儿童过一种精神生活。

李艳丽之所以如此“出格”,在她看来是因为当前小学教育的确有不太“入格”的嫌疑。概括起来,她认为比较突出三大问题亟待解决:

一是以成人的思维模式主宰孩子的自主成长与自然成长。

当下小学教育,不是按照儿童的成长特点、心理特征和认识方式来创造与之相匹配的教育方式,而是以我们成人的价值取向、人生经验与规范要求来规划和规定儿童的成长方式。孩子成长的需求被漠视,成人的主观想法占主导。久而久之,导致我们的孩子从小没有主见,从来就不会当家作主。——这就是“小学教育成人化“带来的严重后果。

二是以“为你好”的名义剥夺孩子体验生命快乐与幸福的权利。

体验生命的快乐与幸福,是上天赋予每个人的权利。但是,我们的孩子无法自主享受这种权利,反而被“好心”的家长与老师剥夺,而代之以“好成绩,升名校”的引导与刺激。因此,孩子背负着“家长期望、学校质量”双重十字架,活得辛苦而沉重,导致本应属于儿童成长过程的快乐、幸福的生命体验成为一种奢侈。——这就是当下小学教育严重功利化倾向,归根到底,是小学教育价值取向出现了群体性偏差。

三是以片面的“好孩子”定位,扭曲了孩子心中的是非标准,误导了孩子的人生方向。

小学老师眼中的“好孩子”标准大多是乖、听话、爱学习、成绩好、不惹是非……;小学老师眼中的“坏孩子”往往是:笨、调皮、多动、爱捣乱、不守纪律……。而我们很少将支撑孩子一生发展与幸福的元素作为我们评价“好孩子”的标准予以引导。比如:有奇思妙想、敢干大胆质疑、善于发现问题、有动手本领、勇于创新创造等,导致不少孩子从小就产生一种错觉:学习好,就是好孩子,并且一好顶百好!

当我们现在慨叹钱学森之问,中国为什么不出创新型人才时,应当引起反思,作为基础教育基础的小学教育,我们重视孩子创新能力培养了吗?所以,基础教育不仅要夯实孩子一生发展的人生之基,同时还要扩宽孩子的人生之基,让他们未来的人生之路越走越宽,而非只有“学习升学”一条道。

 

出格带来的“惊喜”

 

然而,正是这样一所“出格”的学校,却也同样带给了我们震撼心灵的惊喜。

原本不大的校园里,有几处“景观”颇为醒目。临校门是一块“校石”,上刻“爱与自由”;教学楼前是一棵石榴“校树”,每当夏花秋果,孩子们总喜欢躺在树下的长椅上,眯着眼观察与欣赏,于是那些“画儿”便画出了心、画出了魂儿,也画出了孩子们的美德——他们相互约定,让每一朵花结出一颗大大的石榴,然后,把石榴留给过冬的鸟儿做口粮。

孩子们在作文里写道:“春天,石榴树发芽了,嫩红的叶片娇美可爱;夏天,石榴树开花了,殷红的花瓣像星星火炬在燃烧;春天,石榴成熟了,颗颗果子像孩子绽放的笑脸;冬天,干石榴挂在枝头上,成了小鸟儿过冬的美食。”

西下池地处城乡结合部,他们所招收的学生大多都是些打工子弟,然而在西下池,孩子们所展现出来的生命状态与活力让人印象深刻。校长李艳丽说,学校有三处地方永远“人满为患”,秋千架、沙池、星光长廊。孩子们喜欢荡秋千,不管有多少人,却从来都是自觉排队,每当轮到一位,架上和架下的孩子一起数数等待,每数到20,架上的自觉下来,然后就该下一位上架了。如果说“等待”是一种风度,那么,“规则”和“规则意识”则成为西下池孩子的美德。

在西下池,很多事都讲求“规则”,比如上课时间到了,孩子们会拿着玩具或其它活动用具回到教室里,老师会伸出手指头倒数8下,孩子们在倒计时声里完成“物什归位”,然后,再在倒计时3里完成“身体归位”。他们的规则意识渗透进所有的学习生活当中,比如在和同学交往中,“别人的东西不能动”,要借用别人的东西需要事先征求主人的意见,事后需要说声谢谢。

与规则同等重要的是“自主”,他们甚至把自主放大到了学校里一切领域,比如学生如果不想学,完全可以不必上课,如果不想写作业,完全可以不写,在李艳丽校长看来,“总之不要强迫学生做自己不感兴趣的事,否则,久而久之他们就会厌学乃至于厌世。”

西下池的大课间操,总能发现一张乒乓球桌底下钻进去10几个孩子,不过没关系,这是他们的自由,如果有老师看见了,顶多走过去提醒两个字:规则。所有西下池的孩子基本都懂得,你可以有你的自主和自由,但必须尊重别人的自主和自由,更不能妨碍和干扰他人。因此,那些选择不上课的学生,一般都会在不影响别人上课的前提下,找自己感兴趣的事做。比如,他们可以去沙池里玩个大汗淋漓。“千万不要小看玩沙子,在心理学上,专门有一种‘啥疗法’,它对神经系统和心理修复具有很神奇的疗效。”李艳丽把沙池分为细沙区和粗沙区,她还把沙子的各种玩法和工具详细介绍给学生,“玩沙子还可以培养孩子的专注力,尤其是对于那些上课精力不集中的孩子。”

其实,在西下池小学每一道教育景观和每一种行为的背后,都蕴涵着李艳丽独到的教育理解。比如让学生“静坐”,李艳丽说,静坐也称静心训练,据她介绍,早在100年前,蒙特梭利在她的教育著作中就有很详细的论述。静坐的实践,可以使体验肃穆,宁静专注。在学校里重复这种练习可以使儿童加强对自我情绪的觉察,对外界事物有更高的敏感度与领悟力,同时表现出从容沉静的品质来。当一个人的心不再散乱,趋于宁静时,生命本身的尊贵与优雅就会自发地显现出来,这样的生命状态是饱满、平和而睿智的。

西下池就是这样一所让生命从容、优雅、饱满、睿智的学校。正如张春森校长说形容的那样,甘怡隽永,让人回味无穷。

“定义”学生

西下池学生的“自我角色感”让人吃惊,有时候也让会让身为校长的李艳丽吃惊,甚至会惊喜得“尴尬”。

某一次,李艳丽遇到了一年级二班的李歆玙,只见她头戴一顶自制的“王冠”,身披曳地长纱,在走廊里缓缓前行,好一派尊贵优雅的公主气象。

她禁不住叫她一声:“李歆玙”。

她停下来,“我想跟你说几句话,可以吗?”

“现在不行,我要上卫生间了”,她答道。

“那好吧,你先去吧,待会儿我再找你行吗?”

“行”。

忙碌了一个上午,快放学时李艳丽才突然想起了和李歆玙的约定,赶紧跑进一二班教室,正好碰到李歆玙背着书包准备放学回家,头上的王冠和身上的长纱巾没了。

“李歆玙,我有点事情要找你。”

“好,现在说吧。”

“上午看到你的装扮很特别,我想和你照张相,可以吗?”

“不行,我的那些东西都收起来了,现在要回家了。”

看到自己的校长有些失望,她改口说:“要不下午你再找我吧,下午我和你照。”

“不行啊,下午我要去开会。”

“那就明天早上吧,明天早上我们再照。”她干脆地说。

“明天早上也不行,明天还有会呀!”我无奈地说。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我现在必须要回家了。”她很坚决地说,然后就和身边的小朋友悠然自得地走了。

这才是李艳丽想看到的,她说教育原本就是陪伴、接纳、欣赏,是爱,是为自己的生命乃至生命里的一切作主。在李艳丽看来,一个有自我的人,才是能够为自己的生命做出选择并且能承担起全部责任的人。

她说,李歆玙就是一个有自我的人。她的自我表现在,她敢于对权威说不,很轻松没有恐惧和内疚,她的内心很清明,她知道她的选择是什么,也不担心承担选择带来的结果(会让校长失望,抑或可能会失去校长的爱?),而与此同时她又是体贴的,看到了别人的感受的(提出下午或第二天再拍照),在不能达成共识的时候,依然能坚持说“不”,坚持自己的选择,这是在很多成年人身上都缺乏的勇气。这样的孩子既能看到自己的存在也能看到别人的存在,长大后,她就既能让自己有尊严地活着也能让别人有尊严地活着,这难道不就是我们成人社会一直追求的高度自主与文明吗?

 

 “定义”教室

 

西下池小学的教室文化有着自身强烈的特点。

教室的颜色是柔和的麦芽黄,李艳丽说,这种颜色的教室有助于稳定情绪。

西下池小学的教室竟然不像一般学校的教室那样突出知识和成绩,却偏偏以孩子们的兴趣为主体,有着浓厚的“生活化”氛围,丰富得很、“热闹”得很,也“异样”得很。

教室里都是孩子们的作品、图片、各类玩具或者活动用具,窗台上摆放的是孩子们自己种植的小植物,每种植物的旁边都标注有植物的介绍和种植者的姓名。

每间教室都引入了经典绘画、经典音乐、经典书籍、经典电影,因而被孩子们炫耀得称为“经典教室”。教室除了上课,里面所发生的经典活动套餐包括:

名画“认领与推荐”活动。让每个孩子认领35幅中外名画,了解名画的作者风格、作品的背景等资料,并把自己在家收集到的名画推荐给学校,学校再根据作品的特点布置在教室和走廊里。

不同时段播放不同的经典曲目。学校在每日不同的时段,播放不同的经典曲目,曲目分为有安定心灵功能的,有提升心智功能的,还有轻松欣赏的和具有治疗作用功能的等,用音乐去唤醒孩子,让孩子用心灵感受音乐,用身体表达音乐,去丰富学校的精神生活。

“非功利、享受性自由阅读”分级制阅读。将教室建设成一个个开放式的小型图书馆,让他们在任何时段、任何地点都能拿到、看到喜欢的书籍,选择绘本、漫画、自然、科技、地理、人文、历史、名著、人物传记等适合每个年龄段孩子的读物,培养孩子的内在阅读秩序感,并通过轻松自由的阅读,享受精神的愉悦,积淀文化素养与品格。

开设经典电影时刻。学校每周一次固定播放电影,通过《哈利波特》、《鲁冰花》、《小鞋子》、《绿野仙踪》、宫崎骏、迪士尼等等的经典片,来滋养丰富儿童的精神世界。

李艳丽认为,所谓教育,无非给儿童一个环境,或者说是提供一个契机,让他们去发现自我、认识自我、创造自我、完善自我,而这一切,需要从教室开始。

 

“定义”课堂

 

  与传统教学截然不同,西下池的课堂根本看不到教师们机械的讲授。

  小学低年级的课堂不讲怎么行呢?

即便是在有些课改学校,当选择三年级以上学段进行课改基本已形成“共识”之后,而在西下池小学的任何一间教室里,都在推进着另一种不同形式的教学——概念为本、实物配对。

“概念为本,实物配对”是西下池的“发明”,这种课堂和以杜郎口中学为代表的课堂有所不同,它不仅主张把学习还给学生,而且从学生的认识出发,强调基于儿童特征的感觉与认识体验。它最大的特点不是“以概念解释概念”,而是“以实物形成认知”。

以低年级语文教学为例。在传统的语文课堂中,如果学习“领袖、主义、汽车、医院、商店、毛巾、苹果……”和“碧绿、金黄、飞快、阻止……”等等这些概念和词语时,课堂中教师更多注重的是如何去认识这些概念与词语的偏旁部首、注音书写、组词造句,进行大量反复的练习进行强化训练,几乎没有人会意识到,这些儿童是否形成了对这些事物真正的概念与认知;或者说成人想当然的以为通过这样的教学已经足可以让儿童能写会讲,形成基本技能了。正确的做法是,让儿童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与这些概念和词语相配对的实物或情境,通过眼睛(视觉)、鼻子(嗅觉)、耳朵(听觉)、口(品尝)、动手操作,形成内心体验,进而上升到心理感受,从而形成对事物的认知。实物配对不是用一些画出来的图片或描述的语言,也不是由教师来提供,而是由儿童自己去现实生活中寻找、发现、共享,教师可以做的是给儿童提供他们无法获取的材料与帮助。

以高年级语文的说明文作文教学为例。传统的做法是教师通过讲解或让学生去自己去总结、归纳说明文的写作方法,然后进行习作练习,做的好些的教师会给学生很多的文字素材或者部分实物让学生来观察、理解说明事物的方法,但绝大部分限于一个粗浅感知甚至是纯头脑思考的层面。如果换一种方式,教师和学生共同讨论出两个学习目标:1、分享搜集的说明文章,讨论它们都是“从哪几方面介绍其特点的?”;2、运用“从事物的几个方面介绍事物的方法”,向大家介绍自己心爱的物品。学生在课堂上首先分享、讨论自己搜集的资料,形成对说明文写作手法的初步认知;然后运用这些方法,展示、表达自己的实物。

再以四年级小学数学“平行四边形”为例,具体要求是,在学习认识之前,先让学生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实物,如推拉门,然后在实体化操作过程中,不断通过“推拉门”去感受体验,从而把对实物的感觉与平行四边形对边相等、不稳定性、割补及面积的计算方法一一对应、配对,形成关于平行四边形的相关概念。

教学离开了感觉,由成人出来的东西,只是知识,而非智力;离开了感觉,神、心、意就会分离,感觉是感觉、认识是认识、做法是做法。分离导致一个人不能与自己的生命融合,虽然看上去已经符合他人和社会的标准了,但是他呈现的只有工具性,对生命还处在无法自知的状态。

学习是一种体验,是实体化的过程。在教学中,如果不让儿童通过身体的各个部位与感官来实体化地体验,就无法使他们产生感受、情绪、意境、精神,而只能形成一些死记硬背的东西,成为装载知识的容器。

“定义”教师

西下池的教师是一道风景,她们绝少有时下的浮躁和功利,而代之于另一种气质,即便是说话也都细声慢语,举手投足有一种优雅和从容,她们喜欢笑,不仅是因为笑起来很美,还源自于她们内在的幸福感。

吴伟伟老师是第一次担任一年级的班主任,按照学校的惯例,每逢新生入校,西下池学校雷打不动做的第一件事是用一周的时间帮助学生“认识学校”,在李艳丽看来,领着学生认识班级、教师,找到卫生间和活动场,能让学生尽快走出陌生感和恐惧感,从而形成安全感、归属感。可一周之后,吴老师发现这个一年级新班有五个调皮鬼,总特有“个性”,在吴老师看来,这样与众不同的孩子,一般尚属于缺乏内在的生命秩序感,是“心”的问题,心的问题就需要“用心”来处理。

于是,她把这五个特殊的孩子编成一个小组,专门给他们布置了一个“特殊作业”——要求他们每天来学校都要先找到她。找她干什么呢?吴老师每一次都要蹲下身子,看着他们的眼睛,郑重而深情地说一遍“我爱你”。吴伟伟老师说,仅仅两个周的时间,孩子们就变了。

现在,在吴老师的班,孩子们见了她,都主动上前抱着她,对她说“我爱你”。常常,每当放学时,孩子们抱着她的腿,亲得不撒手。

西下池的每个老师都懂得给“给情绪命名”,李艳丽说,教育其实没那么复杂,她要求教师们,首先要做到接纳真实的自己,建构完整的自己,成为真实的自己,最后是做到“精彩的自己”,吴伟伟老师只是西下池教师群体的一个代表,她们每一个人都是“吴伟伟”。

在李艳丽看来,教育出了问题,是源自于某些教师出了问题,而问题的症结恰恰在于教师在“儿童期”出了问题。一个教师要真正懂得儿童,首先就要懂得自己。她说教育哪里是塑造和雕刻呢,而是理解与接纳,而接纳儿童先从觉察、接纳自己开始。

李艳丽认为,一个孩子从一出生开始,内在心理认知的形成都要通过感觉来完成。0—6岁是儿童的情绪认知阶段,这是早期儿童建构自我生命的一个重要途径和首要任务。当一个孩子因为外在的事件引发了内在的感受时,就会出现种种的情绪。例如,伤心、愤怒、恐惧、喜悦、孤独、沮丧、快乐、委屈……等等,当这些情绪发生时,成人首先要做的就是给孩子的情绪命名,告诉孩子:你生气了你特别恐惧!你很愤怒你看上去特别快乐你看上去很悲伤你在表达自己的爱……通过这样的方式,孩子马上就会明白自己内在的情绪是什么,并会去深入体验内在的感受。经常不断地觉察,孩子逐渐就能够学会与自我共处的方法。明白了这一点,教师就懂得了如何与孩子对话,才能给孩子真正的爱——深深的理解与接纳。

六个故事“定义”教育

故事一 :是谁杀死了池塘里的小鱼

学校的后院挖了一个莲塘,为了让孩子们更加亲近小动物,就在里面放养了许多小鱼。

一开始,几乎所有的小孩都会跑过去,围着池塘看了又看,叽叽喳喳,很是兴奋。老师们看见孩子们这么喜欢小鱼,也很高兴。谁知没过多久,就发现池塘里的小鱼开始很快减少了,而且在池塘边发现了许多小鱼的尸体,有的是缺水而死,有的被开肠破肚。

经过观察,发现有一些孩子没事就去池塘里捞小鱼,然后再把它们杀死,这些孩子的年龄基本上都在三年级以下。以很多成人的眼光来看,这样的行为是对生命的不尊重,是残忍,这样的孩子是有问题的孩子或者说是没有爱心。

李艳丽说——

每一个孩子降生到这个世界上后,都会天然地对一切充满着好奇与关注,他们会不知疲倦地按照内心的需求探索外边的一切事物,特别是对生命的探索,这是在与世界建立连接。如果发展顺利的话,他们会形成对其他生命个体的高度敏感与关爱。否则就会对生命失去敏感性,变得麻木而冷漠,无法与其他生命建立连接。这个过程通常应该在六岁以前完成。但是由于很多孩子没有机会与动物和植物相处,所以就失去了连接体验。而一旦给了孩子这样的环境,他们就会充满好奇地去想尽一切办法了解这些动植物,破坏、解剖、踢打是他们想弄清这一物种、满足好奇心、享受力量感与控制感的重要途径。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老师需要做的是让孩子去认真观察小动物的生活习性,体验爱小动物的愉悦与伤害带给小动物的痛苦,在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后,他们会真正爱上小动物。

 

故事二:秋千带给孩子内在的成长

学校里做了五个秋千架,李艳丽观察了很久,发现没有一个人不喜欢荡秋千,即便是成人,也经常会忍不住在上面停留一会儿。每到课间时,总有孩子飞快地跑过去占秋千,人多时依次排队耐心地等待着一遍又一遍地荡,人少时就悠闲自得地一直在秋千上呆到不得不离开的时候。

关于秋千,她询问过很多孩子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它,也细细体会过自己坐在秋千上的感觉,因为她想知道一个小小的秋千到底能带给孩子内在的成长是什么。

四年级的宋露洁说:我特别喜爱校园中的秋千,因为每一个小孩儿应该都有想飞上天的梦想。五年级的王浩楠说:在荡起的那一秒钟,我抛开所有的烦恼,轻松快乐,把自己置身于童话之中,在童话世界里寻找自己。在飞向天空的那一刻,我感到特别自由,我把自己想像成一只小鸟,想像成一只金色的凤凰在蓝天自由自在地飞翔。六年级的袁成琳说:我喜欢校园里的秋千,因为在那里的五个秋千让我看到了规则与自由。当一二年级的同学在里面玩耍的时候,一个个都自觉排成一队,安静地站在第二条线外。正是因为这样,所有同学都遵守规则,才有了玩耍的权利,才有最大的自由。

李艳丽说——

孩子们在用诗一样的语言告诉我答案,但我还是没有完全了解秋千带给孩子们的意义,只是明白了一点:孩子们真正喜欢的是能与他们的心灵产生碰触和连接、带来感觉的事物。万事万物的存在因为这样的联接而相互产生了关系,关系使得一切有了价值与意义。

存在主义大师欧文·亚龙说,人生的根本问题有四个:对死亡的焦虑、对孤独的恐惧以及对自由的向往和对人生本无意义的体认。这些问题是每一个人生命中的背景音乐,直面他们会让人真正懂得生命,获得拯救。一个小小的秋千架承载不了这些沉重的话题,但是可以让每一个和它在一起的人感受自由带给生命本身的喜悦与满足。

唯有温暖御寒风。

只有储备足够的温暖,才经得起严寒的侵袭。人的心灵也一样,只有得到很多满足、温暖和幸福的滋养,才能经得起挫折、严寒和伤害。这也是秋千对于孩子、学校的价值与意义。

 

故事三:游荡的孩子

三年级一班有个小男孩叫王佳豪,上个学期从外地转来。刚来时,每天按时进教室上课。谁知过了一段后,他就开始不进教室,上课、做操、运动很少见到他的身影。大家都在忙忙碌碌,他却游离于众人之外。他每天到学校后就独自在校园里游荡,有时候去沙池玩儿,有时候去荡秋千,更多的时候是在走廊里的网络自助平台看电影、玩小游戏。同学和老师都没有对他表示好奇或指责,特别是班里的孩子,甚至没有人向他投去异样的眼光。这样的情形大约持续了有一学期后,他又开始进到教室里了,看上去很平静,可以安心和大家在一起学习、运动了。

李艳丽说——

学习最重要的品质是专注力,专注力的形成是建立在内心需求被充分满足的基础之上的。如果一个孩子对学习是厌倦甚至厌恨的,他就有权利不去学习。

如果不允许一个儿童按自己内心的需求去做,限制他的行为,孩子的身体被禁锢了,心灵就会离开躯体,出现神游,产生分离。对身体的限制是在制造身心的分裂。这样的孩子没有生命的活力,没有纪律感,没有选择、判断的能力,也就无法做自己的主人。

我们要让每一个孩子成为自己的主人。

当一个人是自己的主人时,当他自动遵循某种生活准则时,他就有了自我控制的能力了,人的这种自我控制能力就是纪律。生命的纪律是秩序,智力的纪律是专注,行为的纪律是顺从。纪律必须建立在自由的基础上。

当一个儿童真正形成了纪律性之后,他就会有内在的秩序感,表现在外部的就是行为的井然有序与自然自律;他就会在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高度专注,富有创造力;他就会有对爱与良知的极度顺从。

心灵的自由首先来自于身体的自由,一个人身体解放了、自由了,内在的体验就充沛了,内在的体验充沛了,心灵的饱满度就高了,这样身体和心灵就一致了,或者说合一了。

一所好的学校应该是能尊重儿童天性的学校,也是能满足儿童内心需求的学校。

 

故事四:校长室里的来客

由于局里的工作太忙,平时她很少回学校,但是每次只要一回学校,进到办公室,就会很快围满了一年级的孩子。有一个叫李金媛的小女孩,看到她一回来,总会把她办公室门上的钥匙(她习惯不拔下来,方便大家进出)拔下来,放在自己的兜里保存,然后拿一份她给她的食物告诉别的孩子“这是校长给我的”,引得许多孩子都来向她也要一份。

有一次,李金媛向要了一个草莓后,出去却带了一个小男孩进来,对她说:“校长,他也想要一个草莓。”那个小男孩很羞涩地望着她,眼里充满期待。她说好啊,就给了他一个,李金媛很得意地带着那个小男孩就出去了,隔了一会儿,她又带了两个小男孩过来,说:“校长,他们也想要草莓。”她又说:“好啊,但是要让他们自己对我说才可以。”她注视着前面的男孩,他看上去有些胆怯,隔了一会儿小声而坚定地说:“我想要一个草莓”,她轻轻地递给了他,他很小心地捧着离开了。另一个小男孩说:“我不要草莓,我想要香蕉。”她微笑示意他可以自己去拿。李金媛突然说:“我想再要一个草莓。”她告诉她自己去拿,然后说:“你可以吃,但是不能拿着去向别的孩子炫耀,行吗?”她答应了她,两个孩子开心地离开了。

李艳丽说——

儿童向成人索要食物或物品的背后是想获得爱与关注,要多少要多久要看孩子对爱的匮乏感有多深而定,这一点无论是成人还是孩子都一样,年龄越小,修复、弥补的时间越短,一个一年级的孩子,需要的时间在一年左右,如果成人能不断地用语言和行为告诉孩子“我很爱你”,孩子就会获得足够的安全感和价值感,不仅在内心获得完善与成长,也会在外在的身体上表现出来,呈现出饱满、柔和的状态来。

  

故事五:和儿童共度一段精神时光

又是李歆玙,她和张涵予一起敲开了她办公室的门。她发现李歆玙穿了一件白色的薄毛衣,外面搭了一件玫红色的丝质公主裙,看上去颜色很是谐调好看。她先是一副很尊贵优雅的样子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

“今天的衣服很漂亮,是谁给你选择搭配的?”她问。

“是我自己。”

“你怎么知道这样的颜色和风格搭到一起好看呢?”

“我早就知道了,奶奶给我买衣服时都是我自己去选的。”

“你妈妈还没有回来么?”

“没有。”

“她什么时候会回家呢?”

“不知道。”

“那每天早上谁给你梳头发穿衣服呢?”

“我自己做,我还会梳漂亮的公主头呢!”

突然,她对摆在她们中间的茶台产生了兴趣,放下了公主的架势,开始动手摆弄茶盘上的茶具了。

“要不要我教教你们怎么沏茶?”那一刻她突然心里有了这样一个想法。

“好呀,好呀!”两个小朋友拍手赞成。

“看好了,今天泡的是绿茶,这是取茶的工具……”

“绿茶?还有什么茶?”

“还有铁观音、红茶、普洱茶,很多种”

“绿茶是什么颜色呢?”

“浅绿色的”

“红茶呢?”

“红色的”

“有没有黄色的?”

“有,金峻眉是金黄色的”

“啊,太厉害了!”

“现在先把水烧到八十度”

“为什么是八十度?”

 “因为八十度的水泡出的绿茶最好喝。”

“……然后把茶洗一遍……再冲进热水……倒出来……第一道茶好了,端起来,先闻茶香,再品尝一小口,不要一次喝完,感觉如何呢?”

“闻起来很香哦,喝起来有一点点苦。”

“古人喝茶是这样的,前面要用手挡着的。”张涵予很优雅的示范。

“看起来很安静,手要这样子拿杯子。”李歆玙挺直了脊背,翘起了兰花指,看起来很有范儿

“好,现在尝尝第二道。”

“有一点甜耶!”两个小姑娘很严肃地评价。

“再尝尝第三道。”

“好淡啊”两个小姑娘同时说。

“关于品茶,有这样一个形容:第一道茶苦若生命,第二道茶甜似爱情,第三道茶淡若轻风。”我很认真地对它们说。

“张涵予,你爱的人是谁?”李歆玙马上问另一个小姑娘。

“她”,她指了指我。

“我说的不是女的,是男的。”李歆玙纠正道。

“我没有。”小女孩害羞了。

“我有自己爱的人,是男的”李歆玙郑重地说。

“哦,我知道,是……”

“不准说”李歆玙马上打断她。

“你有自己爱的人吗?”李歆玙转头问她。

“有啊,我有自己很爱的人。”她坦然答道。

“他是谁?”李歆玙问。

“你不认识的人,他很爱我,我也很爱他。”

“李歆玙,你会怎么对待你爱的人呢?”她轻轻地问她。

李歆玙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注视着她。

“是不是他对你好,你也要对他好呢?”

李歆玙沉默。

谈话到此结束,两个孩子继续喝茶直到离开。

李艳丽说——

儿童喜欢生活在精神里。

一个成年人用一种平等的心态去面对儿童的时候,会突然发现,其实每一个儿童都能够透过外在的语言表象直达成人的心灵,很多时候,甚至根本就不用说,他们就能洞悉成人内心深处的东西。他们对生命、对心灵的认知绝不亚于成人,甚至比成人要更清明。

李歆目前正处于关系与婚姻的敏感期,因为是单亲家庭,她在与她喜欢的人的关系里陷入了粘附—攻击模式,就是每次都以她喜欢、亲近、追随一个男孩开始,最后以她对对方强烈的攻击而收场。她在这样的关系模式里体验亲近与分离、甜蜜和痛苦,正是这份体验帮助她去分辨、理清应该怎样去做,才能建立真实而美好、持久而深入的关系,这也是很多成年人终其一生都不能完成的功课。在这个时候,成人适当的引领会有助于减轻儿童的焦虑,引发她对生命、关系的思考与领悟,终究一天她会通过如此丰富的体验懂得,真正的关系是不控制、不讨好、不依赖、不拯救,是真我的相遇,是相互的陪伴、支持与认同。这就是成熟。

 

 定义“心教育学” 

      一所小小的西下池小学显然尚不足以改变中国小学教育现状,但如果把这所叫做“西下池小学”的能量聚拢起来就能照亮我们的思考。就好比当年的杜郎口中学,谁能想到这样的一所农村中学,能深刻影响到当代中国教育的进程呢。西下池小学真正的价值在于,她正以自己对教育独到的理解,来阐释教育本真的意义,她的无可替代性还在于,她基于实践而形成的原创的“心教育学”体系,解决了当前小学教育的诸多问题。她不玄虚,也不空洞,她不做作,也不自以为是,她书写的是一种来自于心灵深处最真实的东西,我们可以把这种东西叫做“教育”,这样的教育,是直击心灵的温暖和感动,是一种生生不息教育良知和道德,她不仅是一种方向,也是一种蓬勃旺盛的生命力。从这个角度讲,谁又能轻视小小的“西下池小学”呢。

    一、西下池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教育方式     

教育有如种庄稼。农民需要提供给种子以适合的土壤、阳光、雨露与养料,成长是种子自己的事儿。

西下池小学的教育方式就类似于此。

这可以从该校的核心办学理念上得到印证:“爱、规则、自由,让师生成为自己。”

爱、规则、自由,其实就是提供生命成长的环境与条件,而“成为自己”则是他自己人生发展的选择与走向。

西下池小学的心教育去掉了许多“被培养、被塑造、被成长”等人为的因素,而是让师生为自己的生命作主,这是对师生人格、人性、人道的尊重与捍卫。

让孩子象庄稼一样成长,是西下池小学遵循的一个教育之道。

二、西下池小学心教育的特质是关注人的内心建构,这是它的个性与风格。

心教育,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一个“心”字,这是它的品牌标识与文化个性。

支撑心教育大厦的有五块基石:1、心管理;2、心课程;3、心课堂;4、心环境;5、心成长。

心管理:即注重理顺心、沟通心、触动心的心本管理。

心课程:是学校开发的以注入生命正能量为主要价值取向的校本课程。

心课堂:是植入了爱、规则、关系、自由等心教育文化因子,把学科教学变成学科教育的课堂。

心环境:旨在营造一个“有生命的价值、有幸福的感觉、有快乐的体验”的精神场、生活场、学习场以及“宁静、平和、从容、安然”的心灵世界。

心成长:特别关注师生精神的强大,人格的独立与天性的释放。

当今教育已迈进“以人为本”的时代,但人以什么为本?西下池小学倡导人以心人本,将人本主义思想提升到一个新高度,昭示着未来教育发展的方向。——这是李艳丽校长一个了不解的理论创新!

三、西下池小学把教育做成了伟大的信仰——校长信仰教师,教师信仰学生,人人信仰教育。

李艳丽校长的学校管理已达到“不知有之”的至高境界。学校如同一辆无人驾驶的动车。即便是李校长十天半月不到学校一次(李身兼西工区教体局业务副局长),机器照转,工作照干。用李校长的话说,她只干一件事——拥抱表达爱。这一切源于李校长无限信赖教师,相信他们很乐意、有能力、会创新地把工作干好,并且做到极致。

西下池小学的教师无限信仰学生。该校的崛起从“读书论坛——理解教育”为切入口,西下池小学话语体系中最有代表性的格言是:读懂了学生,就读懂了教育。因此,在西下池小学,象某某同学那样,开大会跑上主席台与校长坐在一起的举动才会被理解;才会有上课时间学生不想进教室而想去玩沙的“非分要求”被许可;才会有在课堂上“如果你饿了,也可以吃东西”的“潜规则”……

西下池小学让学生在规则之下享受最大的自由,让每个生命都能自由的绽放。这种“生命气象”,成为西下池小学最耐看的风景!

西下池小学的教育者人人信仰教育。面对一批农民工的孩子,面对一所薄弱的位于城郊农村的学校,他们的“学校梦”,就是让每个孩子都能享受到与城市优质学校孩子一样的教育。为此,他们勇于探索,不断创新,从“规范”走向“示范”,从“示范”走向“典范”,成为“中国小学教育的一根标竿”(国家督学成尚荣先生语),成为中国基础教育的一面旗帜!

四、西下池小学的最大价值在于她把教育做成了体系。

著名教育专家林格先生说:“有了体系,才称其为系统;有了体系,才称其为科学;有了体系,才有普适意义与推广价值”。

李艳丽校长的心教育与当下林林总总的先进经验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在于它不仅仅是值得学习与借鉴的一个“点”、一条“线”、一个“面”,它是一个“体”——一个科学的、系统的、具有可操作性的理论与实践体系。

李艳丽校长以其对心理学通透的研究为文化背景,融纳古今中外的一些教育常识,从而提出了自己的教育理念与教育主张,并辅之以长期的、成功的教育实践,从而创生了一门别具特色的素质教育与新课改背景下的中国小学“新教育学”——心教育。

在心教育思想的引领下,西下池小学的发展顶层设计,统筹规划,步步为营,整体建构。李艳丽校长在带领西下池小学师生创生心教育的过程中,也把西下池小学演绎成了一部厚重的教育名著。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